想说的有很多,想做的有很多,最后却什么都没说,什么都没做。